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蘋的倏忽之灵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日志

 
 

美文欣赏:【转载】许我一秋  

2014-08-20 11:1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忆《许我一秋》

    透透的下过几场雨之后,天早晚就有些凉意了树的颜色也朝深里去,秋就如同泼墨般地在旮旮角角里浸濡开来了。有瓦的地方,就可见到霜了。那霜薄薄的一层,有点透明,还有点怕人知道似的,悄无声息。而井沿上也会落下一层薄霜来,只是井沿上的霜是看不见的,可手一摸,却会粘住人。

    说到霜,当然是到菜园里去,最容易见得到的了。都说霜降过的菜很好吃,像白菜,霜一降,叶子就像玉片,玲珑剔透,着是让人喜爱。吃到嘴里,自然是有一种回味。那种味是堵住嘴,封住鼻,一丝丝朝肚里赶,像是要奔流到海不复还,漫卷于整个人的身心毛孔。

    这个时候如果有鸟,那么顺着鸟飞出去的方向,就可看到山了那些山的颜色,也正在变老,显出了一种苍凉和厚重。而人却忍不住地会被那种老去的颜色,说是吸引,不如说是被击中。随后会呆呆地看上很久,直到看出很多的心事,或者苍茫来,才肯收住。

    往年有霜有露的时候,我会去有荷的地方一走看看荷上的霜和露,那份夺目和坦然。这个时候的荷,一般都是残荷了凋零在水中,像一卷梦,不问经年岁月。偶尔也还会碰到一些采露看荷的人,他们的眼睛,有时竟然会生出和霜露一模一样的东西,令我难遣。

    不过终是秋了,在不经意间,抬头一望,或许在某一瞬间,会有一种缤纷入得眼来。这时的秋,不是写在水里,也不是挂在树上,而是在一个有溪而过,有石来掩的地方,生出了很多的彩色草来。仔细一望,原来是一株草,成了不同颜色的几段。而成为一片,就是斑斓了,像在讲述过往。

    记得有一年的秋天,在山里,我遇见过一个会说唱的艺人他年不大会唱很多早已失传的民谣其中有一首《许我一秋》,很是好听。虽然我听不懂词,但我却记住了这个名,以及过耳不忘的旋律。那旋律像是从天上滚下来的一朵云,没入水中,生出星星一样的东西一种生生不息,像是在岁月的瓮中,拍打出最明亮的一抹触摸,让我霎时感到身心俱明。

                                          20148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